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强暴性虐  »  野外強奸
野外強奸

刘芳坐在湖边草地上,心情还是不能平复下来,只想一个人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湖水,离那成天色迷迷看着自己的男人远些。就连她自己也弄不清楚,为何最近一见着这个人,便不自禁的心烦意燥,只想冲着他发火。

正自一人坐在湖边独自气苦,就听湖边树林另一边传来杨珏的唤声。心里不禁有些犹豫,不知该不该应她,出神了半晌,又听她出声呼唤,便应了一声,远远的似听着一阵脚步声向这边走来。不久,听得杨珏在林子中央唤道:“刘芳!你在哪儿?”便应声道:“在这!”话音刚落,忽听杨珏“啊”的惊呼一声,一阵“哗啦”得乱响,没了声息,便道:“杨珏,你没事么?”隐隐似听杨珏低低“嗯”了一声,又道:“杨珏!杨珏!你没有什么事吧?怎么不出声?”等了一会儿,还是不见她出声,便起身向那儿走去。

走几步,便唤道:“杨珏!你在哪儿?”渐渐走至林子中心,听着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阵声响,便道:“杨珏!是你吗?”话音未落,身后“哗啦”一声响,被人从后紧紧抱住,心中一惊,叫道:“谁……”刚说出一字,被捂住了嘴。脑海里一下子闪过湖边不时传出的强奸事件来,不禁大惊失色,便欲挣扎,身后那人猛地身子向下一压,腿一软,一起倒在地上。甫一倒地,那人身子便翻在她身上,不让她动弹,一只手犹自紧紧扣在她嘴上。

刘芳此时已看清,身上压着这人是个年青男子,剃著个平头,脸被著月光,看不清容貌怎样。那人一边身子四肢顶住刘芳手脚,一边淫笑道:“嘿嘿嘿,小美人,别动了,再动也跑不出我手掌心!”刘芳又惊又怕,拼命挣扎着,几次差点便脱出那人的掌握,但终究挨不过那人力大,被牢牢的压制住。那人道:“嘿嘿,瞧不出小娘们还挺烈,老子就爱这调调,这样才够味,动啊?动啊?等会儿看哥几个不玩死你,嘿嘿……”刘芳大惊,心想:怎么还有几个?惊吓之下,愤起余力,挣得愈加凶了。

两人正纠缠着,不远处传来一人话声:“喂,老三,还没搞定吗?”那叫老三的一边压制刘芳,一边气喘吁吁的道:“他妈的这小妞挺难弄,老子一人不行,看什么热闹!还不来帮忙!”那人道:“呵呵,你平时不是总吹自己能力超强么?怎么这当儿不行了?男人可不能说不行啊!”老三骂道:“老二,他妈的谁不行了?等会看你小子先不行还是老子先不行!他妈的,还动!再动惹恼了老子做了你!”后一句却是恼羞成怒之下对刘芳嚷的。只是在这紧要关头,刘芳哪还听得着他叫些什么,脑子里早已是吓得一片空白,只是本能愤力挣扎着。

那老二从一树后转了出来,走到老三身后,一探头,道:“啧啧,这小妞不错啊,够劲!哈哈,等会有得乐了,干的时候也这样有劲才好!”老三骂道:“他妈的你小子到是帮忙啊,你他妈的再看戏,老子和你急!”那老二嘿嘿笑道:“哟,老二你别急啊,就来就来,一会让你放第一炮还不行吗?”说著,蹲下身来,将刘芳压住,拿出一卷绳,丢给老三,道:“老三,你逮住的,你来捆!”说罢,又拿出一块不知什么布团,塞在刘芳嘴里,将刘芳硬翻过来,双手背在背后,那老三腾出手来,忙将刘芳捆了。

老三站起身来,气喘吁吁的道:“他妈的这么难弄的小妞到是第一次碰到!一会儿得多弄起下补回来才行!”骂骂咧咧的和那老二架起刘芳往一黑暗处走去。

两人将刘芳硬架著拖到一四面灌木紧紧围起处,往地上一丢。就见一男一女滚在一处,那女子衣服已被解了开来,露出粉红色的胸罩,一边肩带脱了下来,四肢都被捆住,秀首疯狂的摆动着,躲避身上男子在她脸颊上乱嗅乱吻的嘴,脸上湿漉漉的,分不清是女子的泪水还是男子嘴里淌出的口水。嘴里也被塞著一个布团,不时发出“唔唔”的声音。

刘芳一看,那女子正是来寻她的杨珏,眼中泪水哗哗的狂涌了出来。知如没人来救,自己和杨珏必遭人侮辱,心里又悔又怕,不禁想起那极讨厌的人来。努力站起身子,便欲夺路而逃。

刚迈出一步,便被从身后抱住,推倒在地。老三道:“小美人,想跑吗,等哥几个爽完了,让你跑,也跑不动了!来,先亲一个!”说著一张臭哄哄的嘴便往刘芳嘴上吻来。刘芳极力躲避。

老二笑道:“老三,那个让老大先爽著,这个是你逮到的,便你先来,我去望风!戳得慢些,时间有得是,别猴急猴急的没两下就不行了,哈哈哈!”老三已顾不得与他斗嘴,急哄哄的便往刘芳扑去。

刘芳拼命扭动着,不让那老三靠上自己的身体,扭打间刘芳看到不远处的杨珏已几乎放弃了抵抗,只是头在无意识得晃动着,发出“唔唔”的呜咽声。衣服完全敞了开来,胸罩脱落了一半,露出小半个乳房。那被唤做老大的正将杨珏的裤子向下拉。

见杨珏如此,刘芳不知哪儿涌起一股力量,挣得更加凶了。心里盼望着有人能往这边来,听到撕打声,赶跑这几个流氓,救了自己和杨珏,虽知这十分渺茫,但她不想放弃最后一丝努力,能多撑一刻是一刻,哪怕是不能幸免于难,她也要拼完最后一点力量。

两人在地上翻滚著,纠缠中那老三忽“啊”的叫了起来。却是刘芳撕打中膝盖在他胸口重重的顶了一下,疼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。望风的老二听到动静,回身一看,哈哈大笑。已将杨珏的长裤脱到脚跟,正解杨珏脚上绳索的老大也笑了起来。

那老三听到老二老大的笑声,恼羞成怒,扬手“啪啪啪”连打刘芳几个耳光,骂道:“臭婊子!再挣老子宰了你!一会捅烂你个骚逼!”刘芳被打得头“嗡嗡”的响,昏昏沈沈,几欲晕去。那老三边骂边“嘶”的一声,将刘芳的衣领扯了开来。而刘芳目光迟纯,停止了挣扎,显是被打得人迷糊了起来。

那老三骑在刘芳身上,看着眼前的胜景,拍了拍刘芳的脸,狞笑道:“挣啊,再挣啊!他妈的就是贱!非得老子打你才爽!”双手扯住刘芳胸罩肩带便扯了开来……

夜,仍然是深深的夜,树林深处一片寂静……

老二回来时已经是20分钟后了,走进灌木的中心时只听得见少女嘴被堵住所发出的轻微的“唔唔”的呻吟声和隐约传来的男人的淫笑生,杨珏在老大的胯下,头在无意识的摇动着,脸上满是老大的口水,双乳已被老大咬得变了形,凉鞋和长裤仍在一边,身体被灌木刮了好几个口子,满是秽物。显然老大已经射精了。再看刘芳,衣服和胸罩都被完全撕开,双腿被老三强行分开,夹在老三腰上,洁白柔嫩的皮肤上,到处是男人的污秽物,人已经极不清醒了,双目微启,目光迷离。散乱的长发堆在地上,凄艳之极。

嘴里仍被麻布紧紧塞住,下身不堪入目,斑斑血迹和男人的秽物混合在一起,老三捉住他那穿着丝质短袜的美腿,喘著粗气,吃力的蠕动着,龟头的伞部刮到处女膜的残馀,每一次刘芳都发出痛苦的哼声,这时,老三突然猛地将刘芳双腿夹紧,使劲往前一挺,“唔,唔唔!

唔……唔……唔!”,刘芳在极度痛苦中感到一股滚烫的热流射进了下体深处,她忍不住地全身痉挛着想反抗,可是软弱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,阴道口的鲜血,精液和分泌物沿着白皙充满健康美的大腿往下流,刘芳忍不住痛苦地叫了起来,但是嘴被麻布塞住,声音留在喉咙口发不出来。浑身一丝不挂,被一个讨厌的男人压在身上粗暴地强奸。全身神圣的部位都被侵犯——乳房特别是乳头剧烈地胀痛,下体如同撕裂一般,大腿被随意地抚摸,朱唇,脖子被眼前的恶魔随便地吻著,这一切使刘芳——这位漂亮的女大学生陷入了21岁以来最大也是终生无法忘记的耻辱和痛苦之中……

三人气喘吁吁的完成了这次奸淫后,天空已经发白了。钱龙和黄正强不顾疲劳,把昏死过去的刘芳和杨珏的裸体上的绳子解开,将不醒人事的女大学生脱到了绑架她的湖边。刘芳已经被折磨得神经质了,哆哆嗦嗦的根本无法再站起来,可怜的姑娘双腿已无法合拢,三个人留下下身一片狼藉的姑娘扬长而去……

刘芳坐在湖边草地上,心情还是不能平复下来,只想一个人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湖水,离那成天色迷迷看着自己的男人远些。就连她自己也弄不清楚,为何最近一见着这个人,便不自禁的心烦意燥,只想冲着他发火。

正自一人坐在湖边独自气苦,就听湖边树林另一边传来杨珏的唤声。心里不禁有些犹豫,不知该不该应她,出神了半晌,又听她出声呼唤,便应了一声,远远的似听着一阵脚步声向这边走来。不久,听得杨珏在林子中央唤道:“刘芳!你在哪儿?”便应声道:“在这!”话音刚落,忽听杨珏“啊”的惊呼一声,一阵“哗啦”得乱响,没了声息,便道:“杨珏,你没事么?”隐隐似听杨珏低低“嗯”了一声,又道:“杨珏!杨珏!你没有什么事吧?怎么不出声?”等了一会儿,还是不见她出声,便起身向那儿走去。

走几步,便唤道:“杨珏!你在哪儿?”渐渐走至林子中心,听着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阵声响,便道:“杨珏!是你吗?”话音未落,身后“哗啦”一声响,被人从后紧紧抱住,心中一惊,叫道:“谁……”刚说出一字,被捂住了嘴。脑海里一下子闪过湖边不时传出的强奸事件来,不禁大惊失色,便欲挣扎,身后那人猛地身子向下一压,腿一软,一起倒在地上。甫一倒地,那人身子便翻在她身上,不让她动弹,一只手犹自紧紧扣在她嘴上。

刘芳此时已看清,身上压着这人是个年青男子,剃著个平头,脸被著月光,看不清容貌怎样。那人一边身子四肢顶住刘芳手脚,一边淫笑道:“嘿嘿嘿,小美人,别动了,再动也跑不出我手掌心!”刘芳又惊又怕,拼命挣扎着,几次差点便脱出那人的掌握,但终究挨不过那人力大,被牢牢的压制住。那人道:“嘿嘿,瞧不出小娘们还挺烈,老子就爱这调调,这样才够味,动啊?动啊?等会儿看哥几个不玩死你,嘿嘿……”刘芳大惊,心想:怎么还有几个?惊吓之下,愤起余力,挣得愈加凶了。

两人正纠缠着,不远处传来一人话声:“喂,老三,还没搞定吗?”那叫老三的一边压制刘芳,一边气喘吁吁的道:“他妈的这小妞挺难弄,老子一人不行,看什么热闹!还不来帮忙!”那人道:“呵呵,你平时不是总吹自己能力超强么?怎么这当儿不行了?男人可不能说不行啊!”老三骂道:“老二,他妈的谁不行了?等会看你小子先不行还是老子先不行!他妈的,还动!再动惹恼了老子做了你!”后一句却是恼羞成怒之下对刘芳嚷的。只是在这紧要关头,刘芳哪还听得着他叫些什么,脑子里早已是吓得一片空白,只是本能愤力挣扎着。

那老二从一树后转了出来,走到老三身后,一探头,道:“啧啧,这小妞不错啊,够劲!哈哈,等会有得乐了,干的时候也这样有劲才好!”老三骂道:“他妈的你小子到是帮忙啊,你他妈的再看戏,老子和你急!”那老二嘿嘿笑道:“哟,老二你别急啊,就来就来,一会让你放第一炮还不行吗?”说著,蹲下身来,将刘芳压住,拿出一卷绳,丢给老三,道:“老三,你逮住的,你来捆!”说罢,又拿出一块不知什么布团,塞在刘芳嘴里,将刘芳硬翻过来,双手背在背后,那老三腾出手来,忙将刘芳捆了。

老三站起身来,气喘吁吁的道:“他妈的这么难弄的小妞到是第一次碰到!一会儿得多弄起下补回来才行!”骂骂咧咧的和那老二架起刘芳往一黑暗处走去。

两人将刘芳硬架著拖到一四面灌木紧紧围起处,往地上一丢。就见一男一女滚在一处,那女子衣服已被解了开来,露出粉红色的胸罩,一边肩带脱了下来,四肢都被捆住,秀首疯狂的摆动着,躲避身上男子在她脸颊上乱嗅乱吻的嘴,脸上湿漉漉的,分不清是女子的泪水还是男子嘴里淌出的口水。嘴里也被塞著一个布团,不时发出“唔唔”的声音。

刘芳一看,那女子正是来寻她的杨珏,眼中泪水哗哗的狂涌了出来。知如没人来救,自己和杨珏必遭人侮辱,心里又悔又怕,不禁想起那极讨厌的人来。努力站起身子,便欲夺路而逃。

刚迈出一步,便被从身后抱住,推倒在地。老三道:“小美人,想跑吗,等哥几个爽完了,让你跑,也跑不动了!来,先亲一个!”说著一张臭哄哄的嘴便往刘芳嘴上吻来。刘芳极力躲避。

老二笑道:“老三,那个让老大先爽著,这个是你逮到的,便你先来,我去望风!戳得慢些,时间有得是,别猴急猴急的没两下就不行了,哈哈哈!”老三已顾不得与他斗嘴,急哄哄的便往刘芳扑去。

刘芳拼命扭动着,不让那老三靠上自己的身体,扭打间刘芳看到不远处的杨珏已几乎放弃了抵抗,只是头在无意识得晃动着,发出“唔唔”的呜咽声。衣服完全敞了开来,胸罩脱落了一半,露出小半个乳房。那被唤做老大的正将杨珏的裤子向下拉。

见杨珏如此,刘芳不知哪儿涌起一股力量,挣得更加凶了。心里盼望着有人能往这边来,听到撕打声,赶跑这几个流氓,救了自己和杨珏,虽知这十分渺茫,但她不想放弃最后一丝努力,能多撑一刻是一刻,哪怕是不能幸免于难,她也要拼完最后一点力量。

两人在地上翻滚著,纠缠中那老三忽“啊”的叫了起来。却是刘芳撕打中膝盖在他胸口重重的顶了一下,疼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。望风的老二听到动静,回身一看,哈哈大笑。已将杨珏的长裤脱到脚跟,正解杨珏脚上绳索的老大也笑了起来。

那老三听到老二老大的笑声,恼羞成怒,扬手“啪啪啪”连打刘芳几个耳光,骂道:“臭婊子!再挣老子宰了你!一会捅烂你个骚逼!”刘芳被打得头“嗡嗡”的响,昏昏沈沈,几欲晕去。那老三边骂边“嘶”的一声,将刘芳的衣领扯了开来。而刘芳目光迟纯,停止了挣扎,显是被打得人迷糊了起来。

那老三骑在刘芳身上,看着眼前的胜景,拍了拍刘芳的脸,狞笑道:“挣啊,再挣啊!他妈的就是贱!非得老子打你才爽!”双手扯住刘芳胸罩肩带便扯了开来……

夜,仍然是深深的夜,树林深处一片寂静……

老二回来时已经是20分钟后了,走进灌木的中心时只听得见少女嘴被堵住所发出的轻微的“唔唔”的呻吟声和隐约传来的男人的淫笑生,杨珏在老大的胯下,头在无意识的摇动着,脸上满是老大的口水,双乳已被老大咬得变了形,凉鞋和长裤仍在一边,身体被灌木刮了好几个口子,满是秽物。显然老大已经射精了。再看刘芳,衣服和胸罩都被完全撕开,双腿被老三强行分开,夹在老三腰上,洁白柔嫩的皮肤上,到处是男人的污秽物,人已经极不清醒了,双目微启,目光迷离。散乱的长发堆在地上,凄艳之极。

嘴里仍被麻布紧紧塞住,下身不堪入目,斑斑血迹和男人的秽物混合在一起,老三捉住他那穿着丝质短袜的美腿,喘著粗气,吃力的蠕动着,龟头的伞部刮到处女膜的残馀,每一次刘芳都发出痛苦的哼声,这时,老三突然猛地将刘芳双腿夹紧,使劲往前一挺,“唔,唔唔!

唔……唔……唔!”,刘芳在极度痛苦中感到一股滚烫的热流射进了下体深处,她忍不住地全身痉挛着想反抗,可是软弱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,阴道口的鲜血,精液和分泌物沿着白皙充满健康美的大腿往下流,刘芳忍不住痛苦地叫了起来,但是嘴被麻布塞住,声音留在喉咙口发不出来。浑身一丝不挂,被一个讨厌的男人压在身上粗暴地强奸。全身神圣的部位都被侵犯——乳房特别是乳头剧烈地胀痛,下体如同撕裂一般,大腿被随意地抚摸,朱唇,脖子被眼前的恶魔随便地吻著,这一切使刘芳——这位漂亮的女大学生陷入了21岁以来最大也是终生无法忘记的耻辱和痛苦之中……

三人气喘吁吁的完成了这次奸淫后,天空已经发白了。钱龙和黄正强不顾疲劳,把昏死过去的刘芳和杨珏的裸体上的绳子解开,将不醒人事的女大学生脱到了绑架她的湖边。刘芳已经被折磨得神经质了,哆哆嗦嗦的根本无法再站起来,可怜的姑娘双腿已无法合拢,三个人留下下身一片狼藉的姑娘扬长而去……

统计代码